xml地图|网站地图|网站标签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十年,潮起潮落看资本

  投资大鳄索罗斯说过,一旦发现机会,要两只脚踩上去。

  

  所以,我们看到了很多资本在被称之为朝阳行业的酒类领域里进进出出的故事,这里面有风起云涌的波澜壮阔,也有波云诡异的浮浮沉沉。总之,潮起潮落之后,那些两只脚踩上去的资本似乎也都收获颇丰。

  

  行业内并购风起云涌

  

  纵览十年间的行业内企业并购案例,涉及到两大名酒企业的两宗并购案例颇受行业关注——分别是洋河和双沟,古井和黄鹤楼。

  

  在洋河和双沟合体之前,洋河与双沟作为两大中国名酒,分别占据着苏酒第一和第二把交椅,与今世缘共同构成苏酒三强。2009年,双沟销售收入为25亿元,洋河营业收入为40.02亿元,当时排名全国白酒第三的泸州老窖销售收入则为43.7亿元。

  

  2010年4月8日,在宿迁市政府的主导下,洋河双沟强强联合组建苏酒集团。整合之后的苏酒集团对内实现资源优势互补,两强企业由竞争转为竞合,对外则迅速形成巨型体量优势,实现江苏白酒产业的进一步崛起。

  

  这一年,整合后的洋河股份实现营业收入76.19亿元,泸州老窖营业收入为53.72亿元;2011年,洋河股份以127.41亿元的销售收入跃居百亿俱乐部,泸州老窖营业收入为84.28亿元,双方的差距进一步拉开,洋河也晋升白酒行业三甲。

  

  以百亿体量为基础,洋河此后一路扩张,随之而来的茅五洋格局初定。

  

  事实上,作为中国名酒并购整合的创举,洋河并购双沟的示范意义不仅在于洋河借并购迅速晋级,这次整合还拓展了中国白酒产业的发展思路。在苏酒集团成立之后,包括鄂酒、徽酒等都曾探索过省内企业并购整合,虽然由于利益纠葛等原因限制最终未能成行,但中国白酒并购的视野已经就此打开。

  

  一直在效仿洋河的古井也一直在谋划着以古井为中心的徽酒集团打造,而其眼光则更加开放而多元,于是,在2016年4月27日,古井贡酒与武汉天龙黄鹤楼酒业正式签署股权收购协议,古井贡酒以8.16亿元收购黄鹤楼酒业51%的股权。

  

  如今,古井在并购黄鹤楼后开启了双名酒,双百亿的新征程,彼时的安徽古井集团董事长梁金辉也坚定地认为,古井要坚持品牌+品质双品战略,当下经济进入新常态,行业仍处于冬眠期,度过这个过程仍然需要耐力储备。

  

  业外资本上演精彩大戏

  

  相比于行业内企业在并购路径上的谨小慎微,业外资本在这十年间可谓是共同上演了一幕幕精彩的大戏。

  

  数据显示,从2008年~2011年,我国白酒企业获得的风险投资逐年增加,公开披露的融资规模超过40亿元,其中多数新进入者属于业外资本。

  

  在利益驱动决策投资方向的背景下,白酒行业几乎成为业外资本最重要的投资标的,白酒产业高额回报、高利润率是吸引业外资本介入的最重要原因。

  

  不过需要注意的是,趋利本性之下,资本还体现避害的特性。一旦有风吹草动或者行业形势不佳,资本必是最早逃离的群落。

  

  与此同时,国家宏观政策的指引也在为资本进入酒业提供最大化的便利。国家发展改革委会同商务部等部门对《外商投资产业指导目录(2011年修订)》(以下简称《目录》)进行了修订,并于2014年11月4日至12月3日期间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目录》修订稿中删除了对黄酒、名优白酒生产要求必须中方控股一条。

  

  国家政策的放宽导向似乎背地里也迎合了整个行业对金融市场多样化和走国际路线的需求,或许,名优白酒对外资的大门就此彻底打开。

  

  从政策限制到产业放开,凸显的是国家层面对行业开放的鼓励与包容,对酒行业企业来说,政策的调整给了企业更大的自主权来获得资金棉衣以应对产业周期的寒冬。而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国家政策对外资的开放也为中国传统的白酒企业提供了国际化征程的另一条路径……

  

  外资做酒对整个酒行业来说,是好是坏?

  

  迄今为止,业外资本进入到酒行业的案例比比皆是,而成功者有之,失败者也不少,准确地说,对酒行业来说,外资的进入不是是好是坏,而是时好时坏。

  

  而从此前跨界大佬联想集团和娃哈哈的做酒经历来看,不得不说其有着长远的规划布局,但也充斥着短视急迫的利益诉求,于是在长期的产业布局和短线的资产拼抢中,他们的任性战胜了韧性,于是,退出在所难免,一切也都是情理之中了。

  

  而有的诸如天士力、维维还有辅仁药业这些已经长线布局了多年,并且从中获得了收益的外资则明显是韧性占了上风,任性趋于下风,所以,他们还在坚守和坚持着。

  

  新三板,路向何方

  

  2015年应该算是新三板的强势崛起之年。

  

  这一年,无论是上市的企业数量还是质量,无论是交易的规模还是参与的热度,都史无前例地到了一个新节点。2013年,新三板还只有356家挂牌企业、全年成交额仅8亿元;2015年,这一数字是5129家。

  

  有观点认为,新三板的出现就如同在昏暗闷热的屋子里突然打开一扇天窗,一缕清风涤荡整个酒行业从业者的身心。

  

  同样是这一年,资本市场上还有一大亮点就是安徽的迎驾贡、口子窖的主板上市,以及以酒仙网为代表的电商在新三板的上市。

  

  在2015年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内,安徽相继有两家白酒企业正式登陆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交易。可以说,上一个黄金周期内,徽酒板块内大多数企业都把握住了机遇,站到了风口之上,获得了超常规的发展速度。在随后的行业调整期内,徽酒企业也开始变得冷静和理性,在平稳过渡当中,寻找下一个机会点。

  

  而此次登陆新三板之后,或将对酒仙网的已有融资有较好的增值空间。不过,一直疲于应对不利市场环境的酒仙网在面临利润困境之际,新三板的资本前景或许也不会太乐观。需要注意的是,在天猫+京东的步步紧逼之下,酒仙网和1919也开始了各自的成长计划,作为专业的酒水渠道电商平台,两家显然需要拿出更加专业专注的服务特色和吸引力来留住挑剔的消费者们。

  

  然而,当新三板逐渐起势成熟的时候,2017年却出现了酒类电商网酒网、酒仙网相继退市的事件,尽管前者是受累于乐视影响而被逼无奈,而后者则是盈利困境而选择退出并希望转板逆袭,原因不同,但同样受制于酒类专业电商自身盈利模式的不足和不利。

  

  转型之下,祝愿酒仙网转板之路顺利,也同样希望1919、酒便利、名品世家等在新三板的路上走出亮点和新意。

本文由五粮液1618_酒业资讯,酒类信息_中酒网发布于酒文化,转载请注明出处:十年,潮起潮落看资本

TAG标签: 酒文化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